民间借贷崩盘潮蔓延:80%资金流向房地产
类别:综合新闻 / 房产新闻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14-11-8 9:40:35 

编者按/民间金融无序地野蛮生长,在经历市场洗礼后终究会回归常态,只是衰落来得如此之快,代价如此之大超出人们的预料。继民间借贷的典型鄂尔多斯“崩盘”之后,“无法兑付”“跑路”像传染病一样开始在西部省份蔓延。

民间借贷的繁荣源于企业“钱荒”、源于民间投资渠道窄,倘若监管到位、使用得当,确实是双赢,但高额回报令人失去理智,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居间的投资公司、担保公司都忽视了风险所在,丢失了正常的逻辑,在尚不严格的监管中,肆意妄为与高利贷、金融诈骗、非法集资纠缠不清。

宏观经济进入调整期的大势让房地产、煤炭等高利润行业走弱,野蛮生长的民间借贷立即从帮手变为了帮凶,被推高的经营成本在加速“摇钱树”的倒下。资本是把双刃剑,尤其是越来越庞大的民间资本,如果没有一套得当的监管措施和风险控制体系,“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发展轨迹恐难避免。

一线调查

民间金融野蛮生长川陕民间借贷乱象丛生

自今年7月份遭遇“汇通担保事件”重创之后,四川民间金融依旧余震不断,各类理财公司和居间公司资金链断裂案件频发,老板跑路、失联、被抓成了四川民间借贷圈里的常态。

汇通担保事件前后,四川东大汇通投资理财咨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夏小龙在大肆进行民间借贷后失联,涉资逾2亿元。9月4日,位于民间金融街中小企业融资超市的理财公司联成鑫出事,由其撮合的民间借贷金额约2亿元;9月12日,内江聚鑫融资理财公司股东李某跳楼身亡,传死因与其公司陷入高额债务有关,其12个项目累计融资9000余万元;9月30日,四川财富联盟无法兑付本金,董事长袁清和被投资者扭送至当地金融办,涉及金额超2亿元;10月8日,P2P平台铂利亚无法提现,随后其90后老板失联,涉及金额7000余万元。

昔日理财公司云集的成都市锦江区东大街如今成了重灾区,这些公司现在有的跑路,有的倒闭,剩下的即使还勉强营业也朝不保夕。

走在这条被称为成都民间金融街的大街上,曾经四处可见的、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向过往路人发放传单的理财顾问如今已不见踪影,即便你主动走入这些理财公司的店面,三三两两的公司员工无精打采地坐在电脑旁,对走进来的投资者也已提不起热情。

同时,陕西、甘肃也曝出投资公司、担保公司“跑路”事件,这些事件中有的已经被认定为金融诈骗、非法集资,有的尚未认定性质,涉入其中的人数和金额也尚在核定中。

野蛮生长

“已经出事的理财居间公司数量近百家,而且还会继续增加,因为大部分投资理财公司(居间公司)都是在近3年设立的,项目的周期以一到两年居多,今年年底将是项目到期兑付的高峰期,会有更多的项目出现资金问题,这种情况一直会持续到2015年下半年,这期间七八成的公司都难撑过接下来的萧条时期。”成都市高新区博海小贷有限公司总经理阳晓兵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对不起,公司现在没有融资项目可供投资。”“现在公司的主要任务是完成现有的项目,只做存量,不做增量。”记者走进多家理财公司,得到的答案大同小异。

与东大街齐名的成都市金牛区西大街传统金融商圈的西大金融超市,作为金牛区政府重点规划的金融中心,同样是一片冷清。

10月31日,在西大金融超市3楼办公区,作为西大金融超市的投资运营方,成都同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原定于11月8日正式开业的西大金融超市,在一楼仍有一个靠里的铺面可供出租,开业当天会有很多领导过来,为了场面好看,只要保证能在11月8日之前入驻,80元一平方米的价格就能租下,而其他已入驻的公司签订的合同都是260元一平方米。”

见记者有所迟疑,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将其他公司签订的合同给你看一下,但这租金必须得保密。只要能在11月8日前搬进来,价格甚至可以再商量。”

据四川银监局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末,四川省投(融)资理财信息咨询类公司数量已上升至5000家,较同年6月末增长了近4000家,据业内人士透露,这类公司的增长主要是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的,“四川全省平均每天新增投(融)资理财信息咨询类公司近20家。”

四川省金融办数据,截至2013年12月末,四川拥有融资性担保公司509家,全年累计融资性担保余额已达2338.4亿元,牵涉73万户,居全国第二。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6月末,四川省共有326家小贷公司,数量居全国第九;贷款余额为597.30亿元,居全国第四。

“41.4%的西部中小企业有信贷需求,这一比例高于东部、中部,57.2%的企业融资渠道主要是通过民间借贷。”在10月30日举行的2014互联网金融西部论坛上,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发布了自己所在团队最新的研究成果,“民间借贷因此发展迅猛。”

“西部地区有息民间融资平均年利率19.1%,远高于银行融资年利率9.7%。”甘犁指出,“但因为无担保和抵押,72.1%的西部地区小微企业也只能被动退出银行信贷市场而选择民间金融机构。”

而记者通过数日走访成都多家理财投资、融资担保公司,发现成都市面上的理财产品年收益15%至18%不等,均远远高于银行渠道7%左右的年收益。

大量民间金融公司仓促上马,民间借贷法律规范空白,金融监管缺位、监管力量软弱,信息披露机制的不健全,都加大了四川民间金融潜在的风险。

“依托高利润的资源开发以及房地产市场,四川民间金融市场在近3年迎来了暴利时代,2011年下半年,川内高校高级研修班的学员纷纷抱团,进军民间金融行业,以同学经济为纽带纷纷组建投资公司,而随着全国金融风险的转移,2013年下半年,江浙以及河南的民间金融玩家进入成都。”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风控失位

以鹏润担保为代表的部分担保公司利用关联企业做局自融模式,依托并未立项的“西部湾”项目民间吸储的创基,以及虚构借款方,非法吸收资金的四川财富联盟,都暴露出在风控方面的不足,对市场预期的误判。

“预计80%的民间借贷资金都流向了房地产行业。”作为行业从业者,阳晓兵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房地产前些年的飞速发展决定了其能承担高额利息,有些房地产的年化利率达到100%。而老百姓也被房地产‘宠坏’了,低于20%的年收益理财产品根本看不起,最后导致房地产行业吸纳了大量资金。”甘犁表示。

“在过去的10到15年,房地产的投资回报是任何一个行业项目都比不了的,最近几年国家对房地产开发有政策上的限制,正规金融机构流向房地产市场的资金总量有限,房地产企业被迫向民间金融机构融资,这就推高了民间金融市场融资整体的利率水平。”西南财大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副主任谭继军对此观点也表示认同。

而经济的下行,房地产行业进入调整期,便成为了引爆四川民间金融危机的最后一根导火索。

10月23日,四川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四川前三季度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20681.5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8.5%。前三季度,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2.8%。其中,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投资)增长16.1%。而上半年和一季度这两项指标分别为:13.0%、17.3%和13.0%、17.4%。投资增速呈下行趋势。

从房地产开发看,四川房地产开发完成投资3257.7亿元,同比增长15.9%,增速比上半年提高0.4个百分点。

尽管房地产投资增速回升,但并不意味着房地产行业开始好转。搜房网数据亦显示,9月成都商品住宅成交6138套,环比上月下降2.73%,同比去年下降18.15%。

随着房地产行业的降温,高额利率的民间借贷已难以为继。

“据我们统计,小微企业融资平均支付利息达到了20.9%,而实际上民间借贷公司融资成本太高,为了盈利,民间金融机构必然会以更高的利率将资金贷出去,一般为30%,有些甚至高达40%。”甘犁预计。

而记者获得的一份某实体企业借款明细汇总表也显示事实的确如此。

借款明细汇总表显示,该企业从私人借贷所得资金平均年利率在35%左右,而部分借款甚至高达120%,而该名单显示,鑫鑫担保、云升理财、金盈联投资等理财担保类公司与该企业均有资金往来,而贷款年利率也多在42%至48%之间。最终该企业也因资金链断裂而停产。

“没有多少实体经济能够承受如此高的融资成本,所以这些资金大多都投向了房地产行业,而且是风险极高的房地产项目,通常是一些三四线城市的楼盘。如果整体房地产行业一有风吹草动,这些房地产项目很容易出现问题,但民间理财、担保机构消化不了如此高的贷款利息,所以就使得成都理财机构老总跑路事件频发。”甘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实业“幻象”

同样处于西部的陕西西安近日也爆发了投资公司“跑路”事件,曾经在西安民间资本借贷市场上风生水起的陕西世合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合投资”)一夜之间关门大吉,负责人扔下众多投资者(投资者根据公司内部流出的账目计算,最终人数警方尚在统计中)不知所踪。几乎与此同时,世合投资位于深圳、兰州、青海、济南、成都、咸阳兴平等地的分公司也全部关门歇业。

与四川融资以房地产业为主不同的是,世合投资展现给投资者的项目多属实业,在世合投资的介绍中,公司已经形成资产规模10亿元的集团企业,旗下产业包括世合便利、美婷造型、汇强快递(后改名为:世运快递)、世和置业等40余个独立法人。

据了解,西安的个人投资者少的投了两三万元,多的有数百万元,另外,投资者签署的合同也有所不同,大多数人的合同都是“借款担保合同”,出现在合同中的借款方有陕西帝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陕西达昌工贸有限公司,其中世合投资以担保方(丙方)的身份出现,还有少部分签的是“债权转让协议”。世合投资负责人章超目前处于被警方通缉状态。

据了解,在“跑路”之前的9月章超曾向投资者保证称:“我们计划将世合投资打造成一家P2P(网络借贷平台),半年时间就能够使运营恢复正常,大家的本金和利益都能保得住。而且在2015年也会启动上市。”

“在世合投资运作一年之后,公司很快积累下大量的资金,此时章超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世合投资一位前内部员工告诉记者,章超要做一些实体,做多元化经营,把摊子铺得大一些。

不过,据世合投资内部知情人士透露,世合投资运作的实体项目,包括开店、收购等所耗费的资金远没有外界想象中的那么大。

世合投资一位已经离职的高管告诉记者,世合投资实体项目的源头可能要追向章超此前成立的西安白鲨重工有限公司。

据其介绍称,章超最早就是代理中联重科等机械设备。2011年成立西安白鲨重工之前,章超在青海和甘肃也曾设立过工程机械公司。

“现在房地产行业不景气,工程回款很慢,加上中联重科等企业加大了监管力度,章超做的工程机械的融资租赁也受到很大影响。”该人士称,仅在兰州两家银行,章超就有超过5000万元的债务。

对于涉案人数和金额,目前西安警方未能给出明确的答复。但有投资者从世合投资内部拿到一份账目,其中陕西有1300余名投资者卷入其中,尚未兑付的本金超过2亿元。

与此同时,世合投资在甘肃的投资者也选择了报案,11月3日,兰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截至10月30日,兰州警方已接待受害群众404人,受害群众损失金额共4691万元,兰州警方针对世合投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成立了专案组。

更多综合新闻请登陆中国家电下乡网

分享到: 转发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网易微博分享 网易微博  搜狐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人人网  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开心网

关于借贷 房地产 资金 相关的新闻
 
Copyright © 2008-2013www.zgjdxx.com Powered By 中国家电下乡网  苏ICP备08100268号   在线服务:中国家电下乡网641136139(广告合作)  中国家电下乡网1079780670 (新闻发布)
法律顾问: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20156  中国家用电器商业协会常务理事单位  中国家电商业协会指定官方信息披露平台